首页 服饰 搭配 流行 美容 美发 护肤 美体 秀场 塑形 情感 话题 隐私 星座 知识 测试 生活 八卦 亲子 图库 明星 美女 时尚

当前位置:靓秀网 > 生活 > 亲子 >

孩子不该为父母的情感幸福负责

来源:www.lxw6.com 编辑:靓秀网发表时间:2014-08-17

孩子不该为父母的情感幸福负责,当孩子觉得有为父母的情感幸福而负责时,就发生了情感乱伦。这是因为家长不知道如何拥有健康的界限。

当孩子觉得有为父母的情感幸福而负责时,就发生了情感乱伦。这是因为家长不知道如何拥有健康的界限。在这个功能失调,情绪不诚实社会中,家庭里最普遍的、最具创伤性和破坏性的动力是情感乱伦。它在我们的社会横行猖獗,但极少有相关的书面文字或讨论。
 
      请考虑这样一幕场景:母亲在她的卧室里哭泣,她三岁的儿子蹒跚地走进了房间。在孩子看来,妈妈好像快死了,这孩子吓坏了,说:”我爱你妈妈”!妈妈看着孩子,她的眼睛充满爱,她的脸展开了笑容,说,‘噢,亲爱的,我是多么爱你。你是我的好乖乖。过来,给妈妈一个拥抱,你让妈妈的感觉那么好。’ 
 
      “感人的场景吗?不是。情感虐待!孩子刚从他/她的妈妈那里接受到一个信息,说他/她有能力拯救妈妈的生命。如果说这孩子有能力拯救,从而就有维护妈妈情绪的责任。这是情感虐待,并使孩子陷入一种情感乱伦关系,在这关系里,孩子感到有满足父母的情感需求的责任。 
 
      “一个健康的父母会给孩子解释,妈妈哭了没什么大不了的,人要是感到悲伤或受伤的时候,哭泣是健康和有益的。一个情绪健康的家长会成为孩子的“榜样”,告诉孩子,人可以有一个丰富完整的各种情绪,包括悲伤和委屈,愤怒和恐惧,快乐,幸福,等等,这是对人有益的。” 
 
在几年前,我亲眼目睹了一个生动的场景,证明了,我们为亲人所能做的最好事情就是专注于我们自己的健康痊愈。在CODA(匿名互助会)上,一个四岁的小男孩,两年来与他的母亲一道参加一个叫做“12步”的聚会。一天,小男孩坐在一名男子的腿上,六英尺的距离之外,小男孩的母亲在诉说和哭泣。当小男孩母亲开始哭泣的时候,小男孩甚至连头都不抬。那名男子倒是比较关心,对坐在他腿上的小男孩说:“你妈妈在哭呢,她好难过。”小男孩抬起头,瞟了一眼自己的母亲,说:“嗯啊,她慢慢就好了”,然后继续玩。小男孩知道,妈妈哭了起来这并不算坏事,让妈妈不哭并不是他的责任。那个小男孩,仅仅四岁,就已经比大多数成年人有更健康的“边界”,他知道她母亲正在靠她自己的努力恢复健康。
 
      在那一幕里,有好几个地方非常值得注意,在我们的社会中很罕见。其一是:成年人居然有一个安全的地方去分享和表达她的感受。其二更加罕见:那么幼小的孩子就知道自己和父母之间的健康边界。
 
      在这个功能失调,情绪不诚实社会中,家庭里最普遍的、最具创伤性和破坏性的动力是情感乱伦。它在我们的社会横行猖獗,但极少有相关的书面文字或讨论。
 
      当孩子觉得有为父母的情感幸福而负责时,就发生了情感乱伦。这是因为家长不知道如何拥有健康的界限。它可发生于父母的一方或双方,双亲中的同性或异性的那一个。之所以发生情感乱伦,是因为父母在情感上对自己不诚实,不能从他们的配偶或其他成年人那里获得情感需求上的满足。
 
学界一些人这样描述这个情况:父母亲让孩子做自己的“代理配偶”。 这种类型的滥用可以以多种方式发生。
 
在光谱的一端,家长把自己的情绪像倒垃圾一样倒给孩子。父母中的一方和小孩谈成年人问题和感受,好像她/他和孩子俩个是一对似的。有时候父母双方都这么对孩子倒垃圾,互相抱怨对方,将孩子在放到了父母冲突的中心。
 
     在光谱的另一端是,父母都不谈论他们的感受。在这种情况下,虽然没有人谈论感受,孩子仍然敏感地感觉到父母的情绪暗涌,孩子仍然觉得自己有某种责任,即使孩子并没有关于“他们为什么紧张、愤怒、恐惧、或伤害”的任何线索。孩子觉得自己有责任,是因为他要忍受父母不和的结果-父母或者在某个时候情绪爆发,要么就对孩子不理不睬。
 
      通常情况下,父母中的一方有个被动性的、传统上依赖性的防御系统,父母中的另一方有个积极的、独立不羁的防御系统。在这样的家庭里,,一个非常常见的一种互动模式就是,被动型的家长允许主动型配偶以某种方式(口头上、情绪、精神、和/或身体上)虐待自己和孩子们。然后呢,父母转身给孩子提供一个这种虐待行为的借口。这样一个孩子,从小到大都听到虐待行为是可以被原谅的,是合理的,是有正当理由的,他长大成人后,就会在两个极端之间摇摆:要么极端地容忍一个充满虐待的关系,要么极端地避免发生关系。
 
      我来自一个传统的、但不正常的家庭,我父亲爱发火到了令人难以忍受的程度,而我的母亲是无“边界”的受难者。我恨我父亲的表现,我变得像母亲一样成为受难者。我是一名受难者,因为我没有说“理”或设定“边界”,而是避免对抗,试图取悦对方让她喜欢我。在依赖性恢复治疗中,在治疗我的第一个关系的过程中,我意识到,对于我来说,在一个爱情关系中设定边界,我内心的孩子自我会觉得我在虐待对方(而这种虐待,我曾发誓要自己不能有,自己永远不要像父亲那样)。所以在治疗中,我必须不断地警惕那个内心孩子的感受,让我那受伤的部分知道,设置“边界”和说“不”,不仅合理,而且必要:不那么做就是不爱对方。
 
      我发现我内心深处有一个4或5岁的“内心小孩“,他觉得自己无法保护母亲免受父亲的虐待,从而觉得非常羞愧。我认为我应该让妈妈高兴,是我的责任。我一度以为我是不配得到爱的,因为我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。所以,在我成年后,我受到一个情绪上有严重问题的女人的吸引,这个女人喜欢用言辞上的辱骂来虐待别人。由于我的心病,我宁愿与某个像父亲的女人建立关系,也不愿意与一个情绪合拍的女人建立关系,因为我极度害怕担负不起保护和取悦她的责任。 我有一个关系恐惧症,基本上就是这个病症妨碍了我建立爱情关系,因为我觉得我这个人有缺陷,不能成功地让另一个人觉得幸福。
 
       除非在我们的童年创伤愈合一些,否则就不可能真正理解我们的成人模式。如果我们从来没有经历过自己作为有独立情感的存在,与我们的父母分离,那么我们就不能真正建立成年后的爱情关系。
 
       情感乱伦是对我们情感界限的侵犯和侵略,但它不是肉体上的性虐待,也无关于肉体上的性 - 虽然肉体上性乱伦常伴有情绪乱伦。尽管如此,情感乱伦仍然可能会极大地损害我们与性有关的生活、活动、欲望和关系。情绪乱伦,加上‘性是可耻’的社会性或宗教性教条,还有一些教条说’一种性别优于另一种性别‘,等等,合起来,会使我们落到我称之为‘性虐待’的类别 --- 因为它们直接通过影响我们的性行为和两性关系而影响我们的生活。
 
      我们的父母是我们的榜样。从他们的行为和态度中我们得知自己在情感方面的存在。我们通过他们得知男人是什么样,女人是什么样。要是我们不愿意治疗那些情感创伤,我们就不能避免宿命。要是我们不把父母和自己的情感分离开来,我们就不会真正知道我们是谁。

相关文章

关键词: 超美 吸血鬼日记 战靴 对待

精彩推荐

热门点击